朗读者郎平勃兰兑斯《人生》

  这里有一座高塔,是所有的人都必须去攀登的。它至多不过有一百来级。

  最初的攀登是容易的,不过很慢。攀登本身没有任何困难,而在每一级上,从塔上的了望孔望见的景致都足够赏心悦目。每一件事物都是新的。无论近处或远处的事物都会使你目光依恋流连,而且瞻望前景还有那么多的事物。越往上走,攀登越困难了。

  通常是一个人一年登上一级。当他走完十级登上一个新的平台后,对他的祝贺也就更热烈些。每一次人们都希望他能长久地攀登下去,这希望也就显露出更多的矛盾。

  这样,大多数被称作正常人的一生就如此过去了。

  然而这里还有一个地洞,那些走进去的人都渴望自己挖掘坑道,以便深入到地下。年复一年。

  他们熟悉那地下的世界,在迷()宫般的坑道中探索道路,并乐此不疲,甚至忘记了岁月是怎样逝去的。

  这就是他们的一生,他们从事向思想深处发掘的劳动和探索,忘记了现时的各种事件。他们为他们所选择的安静的职业而忙碌,经受着岁月带来的损失和忧伤。当死神临近时,他们会像阿基米德在临死前那样提出的请求:“不要弄乱我画的圆圈。”

  对于那些在一生中永远感到饥渴的人,渴望着征服的人,人生就是这样:专注于攫取更多的领地,得到更宽阔的视野、更充分的经验。

  他们是不知足的,不可测的,强有力的。他们保持着青年的全部特征:爱冒险,爱生活,爱争斗,精力充沛,头脑活跃,无论他们多么年老,到死也是年轻的。好像鲑鱼迎着激流,他们天赋的本性就是迎向岁月的激流。

本文地址:https://www.tycjgp.com/ctwh/325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