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米那兹介绍

  维萨里昂·维萨里奥诺维奇·罗明纳兹,格鲁吉亚人,苏联革命家、政治人物。1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的罗米那兹介绍,供大家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有需要的朋友。

  罗米那兹介绍

  罗米那兹,男,格鲁吉亚人,1917年入党,1922—1924年任格鲁吉亚共产党中央书记。1927年来华任共产国际代表。他参加了1927年中共的 “八七”会议。 后来,罗米那兹受到苏联最高领导层的冷落。 1935年,在召开全苏冶金工业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时,斯大林从他身边走过,但没有跟他打招呼。罗米那兹回家后,马上就接到命令,让他去车里雅宾斯克。没想到,他在途中遭枪击,最后死在车里雅宾斯克的医院里。还有一种说法是,他在寓所中开枪自杀,原因是反对斯大林的经济政策。不过真相至今不明。

  回国以后的发展

  罗明纳兹回到莫斯科后参加了1927年12月2日至19日举行的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会。罗明纳兹在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发言,而此刻正是广州起义发动之际。罗明纳兹只知道广州起义的发生,因此,他在作题为《共产国际内部的右倾危险》和《关于中国问题》的发言时,还认为广州起义一定能取得胜利。罗明纳兹说,中国革命在1927年遭受了三次惨重失败(指“四·一二”、“七·一五”和贺龙、叶挺的军队在广东的失败),其客观原因都在于特别剧烈的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的高涨,在时间上不相持一致,而现在这种不相持一致的状况“不存在了”。“自发的农民运动正在日益扩大和发展,中国工人阶级掀起罢工浪潮和加强斗争来影响这个运动。中国的四个主要工业中心——上海、广州、湖北、华北,也到处掀起了工人运动的高潮”。因此,罗湖纳兹竭力宣称中国革命已经到了中国共产党立即行动夺取政权,实现一省数省乃至全国胜利的时候了。他说广州事件就是“中国革命新高潮的起点,共产国际的政策应当是举行暴动,打倒反动的国民党政权。”罗明纳兹在发言中又发挥了中国革命性质是“无间断革命”的理论,认为中国的社会是亚细亚生活方式,不是纯粹封建主义的,这两者是不同的,有区别的。他说“要把中国农村存在的那种类型的社会关系称作封建主义,只能是相对的,并需补充说明:这种类型的社会关系同欧洲的中世纪很少相似之处。独特的中国封建残余(这种封建主义最好像马克思那样称之为亚细亚生产方式)是引起农村极为尖锐的阶级斗争的原因。”罗明纳兹认为中国资产阶级垮台了、瓦解了。他说:“资产阶级原来是一个未成熟的历史流产儿。只要他一转入反革命阵营,就会土崩瓦解,不再成为一支统一的政治力量了。它的某些派别便置于一些军阀的指挥之下。”罗明纳兹讲到这里,会场上有人喊“你说得太过分了!”罗明纳兹回答说:“这里没有任何过分之处。”罗明纳兹又讲了一段话后,斯大林也提出质问:“那么资产阶级剩下的是什么呢?”罗明纳兹毫不含糊地回答说:“资产阶级剩下的只是某些资产阶级分子。”在会场中出现的笑声中,罗明纳兹又改口说:“剩下的某些资产阶级集团。”接着,罗明纳兹又在发言中高声宣布:“现在在广东以及其他一些省,党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夺取政权和组织武装起义。党在苏维埃这个总口号下进行斗争……现在可以直截了当地提出政权问题。”

  在这次大会上,米夫反对罗明纳兹的主张,驳斥了罗明纳兹关于中国革命性质和中国社会性质的分析。共产国际政治书记处第一书记布哈林在大会的总结报告的第四部分,即关于中国革命问题中明确支持了米夫,批评了罗明纳兹。布哈林说:“宣称资产阶级分裂为互相倾轧的不同集团,决不是说资产阶级作为一个社会阶级力量已被完全消除了。说资产阶级不是一个阶级,而是个别的资产者,这显然是不正确的。说封建主义在中国并不存在是说不通的。”罗明纳兹虽然受到了布哈林的批评,但他仍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说:“只要我自信我的观点正确,在没有就这些争论问题作出权威性的决议以前,我就尽自己之所能,当然也不顾情面,在自由辩论中捍卫自己的观点。”

  就在《真理报》刊登了罗明纳兹的发言之后,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传到了莫斯科。然而,罗明纳兹并未轻易放弃他的观点。他把自己对这一问题的观点汇集起来,写成了一篇题为《中国革命的新阶段和中国共产党的任务》的长文章,在共产国际执委第九次全会召开之前寄给了联共(布)理论刊物《布尔什维克》。与此同时,米夫也写了《中国革命的争论问题》一文驳斥了罗明纳兹的观点。这两篇文章后来刊登在1928年2月29日出版的《布尔什维克》第三、四期会刊上。

  1928年2月9日至25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举行第九次全体会议。罗明纳兹参加了这次会议。中国共产党代表向忠发、李震瀛也参加了会议。会上,对广州起义的失败负有重大责任的罗明纳兹受到了与会者的严厉批评,他与诺伊曼的全部主张也遭到了大会的否定。这次会议通过了由苏联代表团斯大林、布哈林和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向忠发、李震瀛等提出的《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案》,决议案指出:“目前中国革命所处的阶段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这个革命无论从经济上看(土地革命和消灭封建关系),或者从反帝民族斗争上看(统一中国和民族独立),或是政权的阶级本质上看(无产阶级和农民的专政)都还没有完成。认为现阶段的中国革命已经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看法是不正确的。同样的,认为现阶段的中国革命是‘不断革命’的看法(这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驻中国代表的观点),也是不正确的。想要跳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而同时认为这个革命是‘不断革命’,这种倾向是错误的。” 诺伊曼也同时受到了批评。

  然而,罗明纳兹并未改变他的观点,也未正视自己的错误,在1928年7月17日至9月1日召开的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又出现了他与其他人的争辩情况。尽管罗明纳兹这样再三的争辩,共产国际“六大”还是根据罗明纳兹在指导中国革命问题所犯的一系列严重错误以及他对错误的态度,没有再选举他担任共产国际的领导职务。

  1929年4月,罗明纳兹参加了联共(布)第十六次代表大会。会后,罗明纳兹担任外高加索边疆区委第一书记。由于他不同意斯大林的一些政治、经济方面的方针政策,被免去了领导职务。于是,罗明纳兹在高加索地区从事工程学研究,后来又到马格尼托哥尔斯克去工作。1930年12月,联共(布)党指控他组织了反党集团,解除了他的党内外全部领导职务。1935年,罗明纳兹自杀身亡,死后被联共(布)开除党籍。

【罗米那兹介绍】

本文地址:https://www.tycjgp.com/jiankang/325514.html